绝嫁病公子
绝嫁病公子全文阅读

扫一扫手机看小说

绝嫁病公子

小说绝嫁病公子简介:     一觉醒来的顾九,看着悬梁的白绫一身嫁衣的自己,昏了,穿了!
     一场被人设计的错嫁,顾九代替与长安阴氏有婚约的侯府嫡女嫁给阴氏遗孤。
     他是痼疾缠身,整日咳咳喘喘,三餐离不开药,稍不留神就会晕厥了事,甚至把棺材就摆在自家大堂前的罪臣之子。
     那一日——
     喜堂上,他薄唇微扬,唯唯诺诺间世人却不见他凤眸阴蛰:终有一日他会亲手颠覆这一切!
     那一夜,喜帕被挑起。
     “娘子,真美。”
     “夫君,也不差。”
     彼时,她看他脸色苍白如纸,却是步履轻盈;他看她身子柔若无骨,却是能挑能扛。
     彼时,他早已将这场错嫁视为绝嫁,拜了堂,揭了喜帕,还骗她喝下交杯酒。
     彼时,他们都是别人刀下之鱼肉等候他人宰割,他们都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、为常人之所不能为,只是人若逼急,忍无可忍便也无需再忍——
  
     她随他流亡他乡异地,她养家持家,他读书力考功名。她以一己之才、种田经营,养家糊口,终见他披霞游街——
     『阴寡月』:若彼时吾身处寒门而得她相伴,今吾入朱门却与她相隔,那寂寂朱门如何?胭脂粉黛如何?高官厚禄又如何?!高官俸禄非吾所求,胭脂粉黛亦非吾所求,吾此生追逐的不过一个她。她若稍有委屈,吾必尽吾毕生之力倾覆这朝纲!
     『 顾九 』:欺我夫者今日之日多烦忧,辱我夫者身败名裂不可留。他是我夫,欺不得,辱不得,动不得。
      ※※※
     【来一段小小的剧场】:
      随侍:“爷,前日礼部侍郎于杨国公府观鲤时胡诌了一句诗。”
      某男捧着新茶平淡道:“什么诗?”
      随侍:“说是什么:白日空棺置门廊,朱门糟糠不下堂。”  
      某男指间微滞,这小子,摆明了说他无能又惧内,还直接怀疑他的眼光。
      男子秀眉微蹙道:“此事夫人可知?”
      随侍不解摇头。
      某男俊脸稍红:“咳咳咳......那你给爷办件事。”
      次日,礼部侍郎被侍郎夫人训斥之事,闹得满城皆知,丢尽长安官员们的颜面!
      随侍对贴身说:“爷这是不是太过了些?”
      贴身:“爷这不是在乎名声,爷惧内属实,只是爷绝不会让夫人受了委屈。 ”
      随侍:“......”  
    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     ◆本文是一对一,主角干净,男宠女女宠男。
     ◆女主斗得了纨绔贵族与刁钻奴仆,男主护得了娘子避得了桃花。
     ◆新书求支持,喜欢请收藏!左键【加入书架】
    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绝嫁病公子最新章节: 【卿沂篇】白露辞之心结

绝嫁病公子最新章节